玲玲妈妈向目击者询问后得知

2021-06-14 08:08

这位招生负责人说,在这里,孩子没有单独行动的机会,哪怕是上厕所,也得打报告,在教官的陪同下才能前往。

2009年8月1日,南宁一名少年被家长送到一所自称能帮助孩子“戒断网瘾”的训练营,次日凌晨,孩子被殴打致死。事发后,孩子的父亲曾说:希望我儿子以生命为代价,能唤醒社会的重视。

“博强学校,守护青少年健康成长的专家、孩子的第二家长。”在这段广告里所说的博强学校,19岁的少女玲玲死了,死在一堂特训课上,死的时候遍体鳞伤。14岁的少女欣欣,受了重伤。

加训时女孩脖子扭断

两天前,记者实地探访了河南郑州一家戒网瘾学校,因为就在一个月前,这里曾有两名学生在接受训练时,一死一伤。目前,当地警方已对涉案的五名嫌疑人予以刑事拘留,而该校依然在正常招生培训。

送校才42天女孩死亡

网瘾,是指上网者长时间、习惯性地沉迷于网络,依赖、痴迷于互联网,进而难以自我解脱的状态。近些年,随着互联网的普及,很多未成年人不当使用互联网,而被认为患有网瘾。据教育部官网上的消息,这一群体在2011年的数字是1300万。因此,社会上出现了很多以戒断网瘾为名的培训学校。

但问题是,目前全国300多家以“帮助戒断网瘾”为主业的培训机构,究竟该由卫生部门还是教育部门来管理?或者两家甚至多家行政部门共同管理?网瘾的界定尚且不明确,戒网瘾学校又为何能大行其道?

玲玲死亡后,博强学校一时被舆论称为“地狱学堂”。然而,事发20多天后,博强学校一如既往地接待“走投无路”的家长,训练被认为“需要治疗”的学生。副校长段江波说:“那晚的加训,只是老师的个人做法,与学校无关。”

事实上,2009年,原卫生部发布的《未成年人健康上网指导征求意见稿》中,曾明确否定了“网络成瘾”这一说法,并明确表示,对于网络使用不当行为的干预,绝不是中断或终止其上网行为,且严格禁止限制人身自由的干预方法,严禁体罚。

面对“体罚”的质疑,段江波和另一位招生负责人都并不避讳,“因为咱们学校是个特殊学校,这都很正常。因为咱们学校就是这样的性质,所以说体罚没法避免。”

谁来监管

警方称,他们所初步掌握的事发经过,与欣欣父亲所转述的基本吻合。从女孩被叫出来开始训练,到被抬回宿舍,整个过程持续两个多小时。不过,事发经过在学校负责人口中却是轻描淡写:“做了个训练而已。”

什么是前倒和后倒?据郑州市十八里河派出所民警调查得知:按学校的说法是一种加强训练,就是让她前倒后倒,在女孩不做的情况下,强制性地让她前倒后倒。在如此残酷的“加训”过程中,欣欣回忆说,她清晰地听见了自己脖子扭断的声音。“寰枢关节半脱位、颈髓损伤、头部外伤”,这是郑州市第七人民医院对欣欣的诊断结果。

原标题:河南两女生治疗网瘾一死一伤 校方仍在招生

■追问

欣欣的父亲转述了欣欣对当晚的描述:“寝室的前面,水泥地上,那个小女孩,摔的声音都超出正常音了,摔着摔着没音了,老师过去喊‘起来起来别装死’,又往她嘴里灌水。”

校方称体罚不可避免

戒网瘾训练营

玲玲为什么会被送来这所学校?父母离异,玲玲跟着妈妈生活,可妈妈忙于事业、无暇顾及她。久而久之,玲玲也就中断了学业。玲玲妈妈想着,孩子顽皮,总得找个能管得住她的地方。“我在网上查的,看着都是军事化管理,还挺正宗的。”玲玲妈妈说。

玲玲妈妈向目击者询问后得知,玲玲去厕所没报告,回来马老师就整她,后来来了俩教练又打,一个王姓校长说没事,只要打不死就打。

而玲玲妈妈,还在自责:“他这个学校是俩月之间不能见学生,我们送来40多天,没有通过电话,没有通信,没有见过孩子一面。就后悔这一点。”

4月6日,与学校沟通好之后,博强学校专程派车,从新乡把玲玲接到郑州。在送走心爱女儿的第42天,在太平间里,玲玲妈妈见到了她。

5月19日晚8点,玲玲被叫走“加训”,快10点,欣欣也被叫去“加训”,训练项目是“前倒”和“后倒”。

在博强的招生办公室里,管城教育局颁发的办学许可证上,办学内容一栏写着“文化知识培训”,一些锦旗、感谢信,与郑州市教育局颁发的“合法办学单位”牌匾一起,被高高挂起。

http://www.hongkong-seo.com 新萄京彩票网,澳门新葡8522,经营近现代艺术品.